整部影片试图围绕一个明确的假设

今年奥斯卡韩国导演奉俊昊,指导的影片《寄生虫》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等几项大奖,从影片中,导演奉俊昊用戏剧化的冲突,对比两个身份悬殊的家庭,通过阶梯、地下室、气味等表...


  今年奥斯卡韩国导演奉俊昊,指导的影片《寄生虫》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等几项大奖,从影片中,导演奉俊昊用戏剧化的冲突,对比两个身份悬殊的家庭,通过阶梯、地下室、气味等表现当下社会地位阶层无法逾越的鸿沟。

  电影大致就讲宋康昊饰演男主人,和他的妻子、儿子、女儿,一家四口住在狭小的地下室,一家人靠折披萨纸盒赚取小钱。因为四次重考也没考上大学的儿子,利用假学历到崔宇植饰演社长家里做家教。随后,这家人利用各种手段,相继都到社长家里工作,开启了他们一家对于上流家庭的“寄生”之旅。

  在一系列的反转,对比下层人和上层人在阶层上不同,也由于下层人对自我身份的自卑,就如同上面提到的气味,富人有富人的气味,穷人有穷人的气味,这也是影片最后宋康昊爆发的一点。没有看过的可以去看一下哦,值得推荐。

  影片其实非常直观的表现现实社会存在的问题,当代的阶层固化。在社会的层次结构中处于不同地位的社会群体称为社会阶层,各阶层之间流动受阻的情况就称为阶层固化。其中教育在现代社会阶层面体现的非常明显,其中家庭社会经济背景是因素之一。

  底层阶级,一般是务农人家。他们几乎是放弃教育的状态,有的初中毕业直接选择技工学校,学一门手艺和技术,他们觉得自己学也学不好,不如技术来钱快,有了技术早一点进入社会早挣钱,出人头地。

  到了中层阶级,他们就要为教育发愁,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,各种补习班补起来,不惜再另外买学区房。前几年印度有一部很多火的《起跑线》,讲述一对中产阶级夫妇,为了让女儿接受更好教育,费尽心思要将女儿送入名校的经历。

  家庭社会经济背景的因素,使得不同家庭背景为孩子提供的经济资本、文化资本、社会资本差距明显。

  有一部纪录片《人生七年》,拍摄的内容是记录14个孩子,从他们7岁开始,每隔七年就采访他们一次,了解他们这7年的生活变化。这14个孩子出生于不同的家庭环境,有上流社会精英,有普通中产家庭,有来自社会底层的家庭,甚至是孤儿院。整部影片试图围绕一个明确的假设,即每个孩子的社会阶级预先决定了他们的未来。

  经过50年,最终这14位小孩,他们会发生改变吗?上流社会精英的家庭,拥有号的教育,毕业后从事着更高级的工作,拥有更高的社会地位;中产阶层的孩子,多数延续着他们父辈的生活,平凡而简单;而来自底层的孩子,他们辍学,早婚早育,到了如今从事着修理工、清洁工等工作。

  但其中有一位尼克孩子,他从偏远地区的小学,通过自己的努力最终考上了牛津,28岁移民到美国,在美国当物理教授,虽然没有上流社会的财富,但已经突破了阶层的跨越。他跟其他贫穷阶层孩子的差别在于,他的父亲注重教育,父亲鼓励尼克学习他感兴趣的物理和化学,从而引导他读书是关键。

  突破阶层的堡垒不是不可能,就像《人生七年》里尼克,通过自己的努力并坚持来打破。其中教育是阶层流动的关键。

发表评论
加载中...

相关文章